称霸世界的Hero桑

说实话平常喜欢写写画画,不过无论哪种都还在修炼期啦因为还是半罐水,最后谢谢能看我文字的人。

最近很迷惇哥
虽然画画一般还是坚持上了,
表示很忐忑地发上来……
很毁只能祈求不喷……

……这个怎么@人?

想给别人看看我有个什么sr,截下来一张图……我觉得……颜艺满分
于是本着爱他就做他表情包的原则……做了一张(´∀`)♡
第一次做表情图表示,配字真得很要脑子
可是我没有脑子(这句划掉)

【生贺】如果喻文州黄少天互换性格(下)

七月初七,晚上八点,黄少天已经在姻缘树下等了很久了, 虽然是饭点,却有很多情侣相聚在这里。
人头攒动,黄少天东瞅瞅西瞧瞧,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,慢悠悠走着的喻文州。
“诶——诶……喻大哥别走啊,我在这呢!”说着玩,黄少天吵着人群中的喻文州挥了挥手。
喻文州这么精明的人,早就看见了,人群中的黄少天了,又看到了又对自己挥手,张着嘴,似乎在喊着什么。黄少天的声音淹没在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喻文州没听清楚,这是很清楚他在说些什么。
于是他扯出一抹笑,抬手也给黄少天挥了挥手,算是回应,就往黄少天那边去了。
喻文州看了几眼黄少天,他似乎是特意打扮过,穿着不是平常穿的衣服,大概是他家里给他置办的过年的时走亲访友穿的吧?
想到这里,喻文州又笑了,他觉得黄少天和她想的似乎还是有相同的地方,因为他也从家里翻出了平常都是种地舍不得穿的。压箱底的衣服。
“喻大哥,我跟你说哦,据说这棵树在今天可以实现人的愿望哦!对了,喻大哥你有什么愿望啊?”
喻文州看着黄少天,脸上的笑容愈发温柔,但他却没有回答。
“喻大哥,你一直盯着我做什么?就算我是天不怕地不怕顶天立地的放牛的黄二娃,帅绝人寰姑娘看见就想嫁的男人,也是会害羞的好吗?”说着瞪了一眼喻文州。
“呵呵。”喻文州不禁被他逗笑了。
“少天,真是可爱呢。”心里这么想着,喻文州牵住了黄少天的手。
“现在,许愿吧!”
他们牵着手,闭着眼,同时在心中默念自己的愿望。
——脑内突然一阵恍惚。
“少天少天少天!你的愿望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?是不是和我一样!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……”
黄少天看着喻文州,笑着点了点头。
喻文州也看着黄少天笑,不过他的嘴却没停下来:“来来来,我们去那边看看,蓝雨溪那边可是有人放河灯祈愿的……去年我就看过,特别漂亮!……”说着不由分说地拉着黄少天跑了过去。
黄少天看着两人紧紧相扣的手,无奈又幸福,他回想起自己孤独的放牛的时光,心里充满了对喻文州的感激。微笑一直未从他脸上褪去,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喻文州变成了自己那样的性格,但是他的心,告诉他只要包容就好了。
这便是姻缘树对他们的考验。交换吸引对方的性格,从茫然无措,到惺惺相惜,因为他们要相伴一生,会经历风风雨雨,会有挫折苦难,也会有幸福甜蜜。
姻缘树,能为他们做的,就是考验他们,有没有面对这一切的勇气和信心。
“少天少天少天,那盏河灯好漂亮!我也想放一盏!”
……
“少天少天少天,这家糖葫芦特别好吃,来,你尝尝嘛,不会吃亏的!”
……
“少天少天少天,你也说几句话嘛,你平常不是最爱说话吗?怎么现在都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瞎嚷嚷啊!”
“我很开心,喻大哥你呢?你开心吗?”黄少天笑着握紧了喻文州的手。
“嗯,少天,我很开心。”
微笑的表情回到了喻文州脸上,姻缘树对他们的考验结束了,只是他们紧紧相握的手不会放开了。
“喻大哥,有件事我想告诉你。”黄少天却像没恢复似的看向喻文州。
“我都知道的,你的心思。”喻文州还是笑眯眯的样子。
“我喜欢你。”他们异口同声道。
这时绚烂的烟花在空中炸开,短暂的盛景之后,他们听见了幸福悠长的回响。
END多谢观看(*˘︶˘*).。.:*♡

【生贺】如果喻文州和黄少天互换性格(上)

相传,在蓝雨村有一颗姻缘树,每年七月初七,有情人在姻缘树下相聚祈福,他们将会受到考验,只要通过考验,将会幸福美满一生。
放牛的黄少天看上隔壁种地的喻文州很久了。
有一天黄少天在一片草甸子上放牛,看着自家的牛慢慢悠悠地啃草,再慢慢悠悠地咀嚼,黄少天一声长叹,躺倒在草地上,看着蓝天下的白云更慢慢悠悠地飘。
如果是别人,这生活悠闲又自在,可这对于黄少天来说,简直是折磨!
你问为什么?
其实吧,黄少天是个超级话痨,平时蓝雨村里的大家都受不了他的唠叨,渐渐地避开他走,只有他隔壁种地的喻文州会笑眯眯地听他说一大堆话。
嘴里叼着地上扯来的一片草叶,心中的烦躁却是越来越盛。黄少天知道他家牛是不会听他说话的,他以前就试过在牛面前说了一天的话,最后他家牛很不给面子地用牛尾巴狠狠地抽了他一下,他还记得那疼痛的感觉,跟鞭子抽身上没差。想到这,黄少天瞪了一眼牛,心想要不是我家从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开始就一直放牛的话,我才不想干这行呢!
那牛似乎感觉到了黄少天心中的想法,不屑地晃了晃尾巴示威。
行行行,你是牛大爷。
黄少天郁闷地坐起身来,正好瞅见不远处正在用锄头翻地的喻文州。
于是他站了起来,拍拍身上的草屑和泥巴,向黄少天那边跑去。
“少天,今天又有什么有趣的事呀?”喻文州放下手中举起的锄头,笑眯眯地看着刚跑到面前气喘吁吁的黄少天。
“州哥,……其实——我也就是……放牛无聊想跟你聊……聊天。”黄少天双手撑着双膝喘气,却还是断断续续地在说话。
喻文州干脆把锄头放在地上,拉着黄少天到田坎边上坐着。
“正好我也累啦,来坐着喝口水,休息一下慢慢说。”说着把自己放在这的水壶递给黄少天。
黄少天点点头,深呼吸了几口,总是是把气给喘匀了,然后拧开刚刚接过来的水壶,灌了两三口水,就开始他的长篇大论了,连水壶都没盖上。
“这不是七夕要到了吗,据说咱村哪边有棵啥啥树挺有名的,好像可以实现人的愿望啊……”
喻文州撑着脸笑着听他说话,目光却飘向了黄少天放牛的方向,他默不作声,看着牛在他的视野里越来越小……直至消失。
“嗯……”他不禁哼了一声。
“你这是答应了?”喻文州调转视线,回到黄少天身上,发现了黄少天一脸惊喜的表情。他在脑中回忆了一下黄少天开头说的话,黄少天问他什么他已经知道了。
喻文州点点头,又轻笑了下:“少天,那天晚上八点,不见不散。”
黄少天拍拍胸脯说:“当然了我放牛的黄二娃什么时候不守过时!”
喻文州站起身来,拍拍屁股上的土,又把手拍了拍,抬手指黄少天身后。
“少天,你家的牛,看不到了哦。”
黄少天听了这话,一下子蹦了起来。
“遭了,牛大爷我再也不吐槽你了,你可别丢了呀,你要是丢了,我爹娘不得打死我……”一边玩命跑着,一边说着玩命的话儿。
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远去的背影,然后低头看着黄少天刚刚蹦起来打倒的自己的水壶,感受着喉咙深处传来的干渴感觉,默默无语。
“看来今天要提早收工了。”
他蹲下身,捡起水壶,把盖子拧好,扛起锄头,回家。